男人要多少性才满足

  男人要多少性才满足,不久前听朋友说起男人一生中性活动的总结数字,男人大概一生射精7200次,自慰射精2000次,性高潮总时间约10个小时,连一天都不到,觉得挺好玩,又发现快乐原来如此侈奢,耗尽一生也只有那么多半天。

  说实话,我的性爱数字应不低于上面的数字,从青春期开始我就是属于早熟一族。记得,那时刚到14岁,我就发现自己变得天翻地覆,我的身高、喉结、胡须、阴茎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日新月异,眼睛所过之处是“满园春色”,漂亮女孩的靓影、星点的暖昧文字、零碎的亲热画面都是性信息。当时,我不知道还有“手淫”、“自慰”这样的名词,可早就无师自通地会厂。14岁那年,几乎每天都伺机沉浸在“释放”的快感里,欲望征服着我,我抚弄着自己的身体。有时,借文字、画面的刺激,找还能一天两三次,有紧张、惊慌,也有快乐。这样的口子一直伴随我四年多,直到考上丁大学,才降低了频率,却也不能完全消失。

  上大学后,我的注意力更多集中在了爱情领域,不断地追求女孩,不断地失恋,然后才是在郁闷后的自慰,自慰成了自己孤独时最忠实的伙伴。那段时间,从书店里偶然读到了《金赛性学报告》、《海特性学报告》,那些文字解脱了我对自慰的负罪感,也刺激了我的感官,空闲时总喜欢翻翻那些言情和性学书籍。本来,我所读的大学男女都显得很保守,可没想到不久却出了一件轰动的大事来,舍友不胜其扰,赶他们出去后,他们竟然义在草地、楼道等黑暗处大胆亲热,不幸被学校保安抓个正着,随后借机开大会来教育学生不要肆意妄为。当日,我对他们的行为有些不齿,町内心深处却想,恐怕我也难以把持自己。

  岁那年,我和爱人结了婚。初夜,我简直是一个饿丁数日的雄狮,一下子将爱人融化在我的怀抱里。也许应该感谢那些自慰的时光,高度的兴奋没有冲昏我的头脑,节奏依然在我的掌控之下,我没有像个蹩脚的乐手,从开始就跑调,然后戛然而止,而是让这激昂的交响乐善始善终。那晚,我将一首乐曲演奏了三次,直到我们相拥着人梦。结婚前3年,我和爱人几乎是每天都有性生活,强大的欲望让我欲罢不能,也让我感觉到做男人的自豪。可是在不知不觉中,我发现自己的次数已经明显下降了,特别是到了35岁以后,我只能一周做一两次了,有时爱人主动向我示爱,我却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  一天,我看到了一个全球性调查,说全球性生活最频繁属于希腊人,年均138次,中国人居中流,平均为96次。拿给爱人看,她用指头戳着我的额头96次?算一算,你恐怕赶上希腊人啦!听到爱人这样赞美自己,恐怕没有哪个男人不在心里笑吧。可是,我心里也明白,自己已经走下坡路了,中年男人再难回到青春期啦。

  快40岁了,我已是两家上市公司的老总,资产也将近千万,应该算是成功人士了吧,应该很幸福了吧。其实,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活得不轻松。商人圈里桃色多,很多老板的情人不止一个,还要不断升级换代。而我呢,从青春期到现在,我只经历过一个女人,想想心里真有点酸呢。再看那不断翻新的性状况调查,一个说中国人平均有2.1个性伴侣,另一个说有19.3个,全球平均10.5个。乖乖,看到这些数字,我就有些不服?你问我想不想?真有些动心,但我却有色心没色胆。因为,我家夫人比《河东狮吼》里那个柳月娥还厉害呢。情人的爱、新鲜的性固然可以增加男人的性爱活动,而婚姻的战争却可能葬送中年男人全部的性。这恐怕也是很多中年男人首先要“红旗不倒”,才谈得上“彩旗飘飘”的矛盾心态吧。

  男人欲望很大,能力很小

  记者。男人一直对性有着较高的热情,生活中很多例子也在演绎着男人爱性的活剧,男人为什么如此“好色”?

  李教授、强烈的欲望类似。首先是生物学上的原因,即男性体内保持着5~10倍于女人的雄激素水平,而雄激素水平决定性欲;其次,在社会性别上,男人一直是优势性别,男权文化对男人有一种“纵容”,或是说特权吧。再有,从性心理上讲,男人有一种攻击性,总想着要征服,其中包括性,所以男从青春期就开始展露这种霸权心态,非常关注自己阴茎的大小。

  记者,总想让自己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,这有点像作茧自缚,最终自己让自己活得好累。

  李教授“性学”,对数字很敏感。有一次,我写文章说男人做爱的时间平均只有4分钟!这活引来了很多咨询者的电话,他们大都以质疑的语气问我:“是不是报纸给写错了?怎么会那么短呢,应该是40分钟吧。”我忙解释,这的确是目前最权威的调查结果。另有人在对自己进行了计算后发现,和老婆做爱还不到4分钟。有一位妻子的话让我偷着乐,她说:“我还一直以为我老公的时间短是有毛病呢,原来男人就这么大一点儿本事啊!”

  性生活次数也被数字化了。经常有人间我?我说不知道。性调查也只报告了平均数值,每年还有变化,具体到个人就千差万别了,怎么能按调查的数字来过性生活呢?

  记者,以活到78岁算,男人一生平均有7200次射精。我想了一下,如果按中国人年平均性生活次数96次算,多数中国人达不到这样的程度。

  李教授,不能说明什么。男人的性爱次数也不可能一直保持同一水平,随着年龄增长会自然降低的。性爱的数字化使不少男人成了数字的奴隶。我很担心另外一种可能。性调查报告显示了多性伴侣的数字让人吃惊,如果人人将此数字作为标准来追求,结果肯定很糟糕。

  记者,如果以前阶段杜蕾丝的调查“中国人平均性伴侣数达到19.3个”为标准的话,不知有多少男人或自卑或跃跃欲试了。

  李教授。男人对性总有一种“争强好胜”的心理。曾有些阳痿或早泄者质问我:“你怎么就不能让我的阴茎在需要的时候,或者是在射精之后仍然需要的时候持续勃起呢?”还有人的咨询半是庄重半是诙谐:“要是有一种药物,让我吃了回归初恋时的状态,不再‘摸着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摸右手’该多好?”实际上,现代医学真能办到。很多药物如罂粟碱、前列腺素E,可直接注射到阴茎促进勃起,万艾可等口服也可很好维持勃起。可以这样说,倘若不考虑健康因素,只要你愿意,用这种医学方式能够让阴茎勃起的时间无限长!至于那种初恋般的感觉,实现起来也没有任何难度。目前,那种所谓的“初恋感觉”的生理机制已经找到——用医学术语说,初恋表现出来的状态,包括心跳、脸红、呼吸急促,甚至手或手指轻微的颤抖,都是明显的身体症状,在注射了肾上腺素以后,这些“感觉”就会出现,不论是否“握着情人的手”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