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性恋女人的四大迷信

我认为女人这一生,必须破除四大迷信,才能获得自由,并拥有希腊人所说的真正的幸福,即适度的愉悦加没有痛苦。适度的愉悦,我相信在生活中是接踵而至的,但你能做到没有痛苦吗?那是必须要经过灵魂的“修炼”才能达到。

  女人的四大迷信便是:男人,贞节牌坊,爱情,婚姻。这四样会成为某些女性整个人生的依赖,就像支撑女人一生的四根柱子一样。一些女人如果没有这些东西,她就会觉得人生惶恐不安,感觉自己一无所有一样。其中,贞节牌坊虽然看似被现代女权运动摧毁,但实际上,在爱情与婚姻中,贞洁仍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女人还是会依赖于这根支柱来支撑爱情或者婚姻。而同性恋女性是幸运的,她们个人天生就不受男权神话约束。因此,男权文化建立起来的四根支柱与她们来说也毫无意义。她们在爱情,婚姻,还有性中,能够获得一定的自由。而异性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

  我们可以一一来分析,异性恋女性在这四大迷信中的沉沦与虐恋情结。

  首先说男人。很多女人的一生,都是在服务于男人。她们把这种一辈子的尽心服务,当成是一种安稳与幸福。把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男人,来照顾他或者被他照顾当成“终身大事”。当一个女人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,愿意对他付出自己的一切,而一个男人,也许什么不用付出就可以得到这个女人。当然,人们会赞美这样的女性,给她一个“痴情”“重情重义”的良好点评。

  很多女性都会觉得,一个女人独自度过一生,是不可想象的,可怕的事情。而找不到男朋友的剩女会被看成是失败的女性或者是一种问题。整个社会都不鼓励女性的独立自主,而去强调,“没有个男人怎么行?”而在实际生活中,某一些男性在家庭中起到的主要作用,也不过是提供性与“维持经济来源”而已。失去这两样,女性的人生,根本不会倒塌。那么一些经济独立的女性,就较容易打破这个男性神话。

  再说贞洁牌坊。贞洁牌坊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,仍然是一种性别酷刑。她们对于“荡女”“妓女”“婊子”这样的帽子,是心有余悸的。不管这个女性读了多少人权或性权宣言,或者有多么清楚自己的权利,但在想要获得性快感的时候,仍然不会忘记随身带上贞洁牌坊。即使是在叫床的时候暂时忘记了,等穿起裤子,她立刻会警觉地梳整容妆,生怕牌坊掉了。当然,她们并不是真心想这样做,她们也不过是在玩滑头而已。因为男权世界喜欢贞洁烈女,她们自然也就游刃于这样的游戏规则,努力做出贞洁的样子。可是,一个自由的女性,为什么又要在乎这些男人的看法,又怎么屑于玩这样的把戏?

  第三种迷信是爱情,对于大部分异性恋都具有杀伤力。除了部分成功的女性和女权主义者。她们没有“爱情”神话,但她们同样会追求诗意而浪漫的人生。其实爱情是什么?不过是对男性的完美审美,浪漫的交往,和令人欲壑难填的性。而在第一关中,许多男性都不能达标,第二关又羞于行动,第三关,也并不一定要通过男人来实现。而她们的生活已经足够丰富多彩,并且忙碌充实。因此,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恋爱,或失恋。比起谈恋爱,她们有更有价值的事情可以做。而有很多的女性,除了在爱情中,在别的领域,完全没有乐趣。

  第四种,就是婚姻迷信。首先是无法打破对婚姻的完美幻想。第二个就是无法冲破环境的吸附力。“成个家”是个众望所归的事情。破除这个迷信,对于受过中国传统教育的女性来说,是一个太大的挑战。我结过两次婚。都是因为认为,爱就要结婚,身边的人都结婚,女人必须结婚,父母需要我结婚,我才去结婚。而到现在我才明白,爱并不一定要结婚。结婚对于个人来说,确实需要牺牲一定的自由,或者时间。当一个女性的生活过得太充实,需要很多属于自己的时间时,婚姻对她来说,会是一个累赘。虽然很多女性认识到了这一点,可还是会屈从于环境,最后自困围城。当然也有不同例外,也有女性迷恋家庭生活。她们把婚姻的稳定,当成一种幸福,将离异称之为不幸。虽然我是个离过两次婚的人,但我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来谈婚姻的问题。我很幸运自己能够破除婚姻,爱情,等等的迷信,真正实现心灵的自由。而我同样的,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。不仅仅是适度的愉悦和没有痛苦。更主要的是,我更相信希腊人另一个对幸福所下的古老定义——“幸福是生命的力量在生活赋予的广阔空间中的卓异展现”而我则放不下这种幸福感,一定要紧紧抓住,感受生命力量的完美绽放。

  而你没有觉得,这四种迷信,让你的生活空间变得狭窄了,更谈不上生命力量的卓越展现了呢?

发表评论